腐夢生芽

關於部落格
先有萌才有腐,腐到生出同人之芽~
  • 12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O炎皇玄生賀:CHILD(漾冰)


「褚冥漾你在提爾這裡吧!給我滾出來!」

怒氣騰騰的冰炎一腳踹倒保健室門板,不顧提爾要他別亂破壞公物的嘮叨,紅眸一掃,視線落定在室內最顯眼一個的小小人兒。

那個有著柔順黑髮,睜著烏溜大眼的小小男孩坐在潔白的病床上,朝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罩在過大T恤下的短短小手興奮地揮舞著,嘴裡發出含糊的無意義單詞,向來不跟幼童打交道的冰炎皺了皺眉,走過小男孩所在的床舖,隨手拉開遮掩其他病床的布簾,一無所獲的結果讓他轉頭瞪著此處唯一能拷問的大人,蘊含怒意的低聲質問:

「褚呢?我明明看他往這邊跑過來,人是躲哪了?快說!不然我拆了你的保健室!」

像是想忍著某種情緒而露出扭曲怪表情的提爾,伸出手,往冰炎身後一比。

「……他沒躲,一直都坐在那裡看你啊。」

依言轉過身,冰炎板著臉,盯著那個一見他又笑得特別開心的小男孩,套在小小身軀上的那件衣服圖案的確非常眼熟……

逼近坐在床上的小男孩,冰炎依稀認出褚冥漾的輪廓,雖然五官擺起來還是那麼普通,但縮水過後,白嫩嫩的臉頰搭上那雙圓滾滾的黑眼珠,任誰來看,都會說這是個頗可愛的小孩子。

也所以,見面的第一時間,冰炎竟沒把人給認出來。

「褚、冥、漾!你在搞什麼鬼?不要以為你變小了我就不會揍你!」

一點也沒聽懂冰炎語中的威脅,小小的褚冥漾光是聽到自己名字被喊,就樂得手足舞蹈、呵呵憨笑,冰炎抽了抽嘴角,問著一旁顯然是在憋笑的提爾:

「他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變成了一個小鬼?」

「……咳,因為漾漾『不小心』吃了還在實驗中的東西,童話愛麗絲縮水蛋糕,我發現他誤拿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不過,我有通知製作者快點趕出變大蛋糕,大概明天就會送來,在那之前,殿下啊,漾漾就交給你照顧啦。」

「為、什、麼、要、給、我、顧!」

慢慢晃到病床旁,提爾摸了摸小小褚冥漾的頭,語氣輕鬆的應道:

「哎呀,漾漾原本跟你不是在交往中嗎?照顧人家也是交往的責任啊,而且,我看漾漾就算變小了還是很喜歡你的樣子,照顧起來應該不會太辛苦的。」

「……我還有工作,沒空照顧小鬼!」冰炎迅速轉身,大步往外走去。

「嗚啊啊──姐姐不要漾漾了嗎──」

響亮的哭聲拉住了冰炎的步伐,他徹底黑了臉,撩起袖子怒吼道:

「褚冥漾你叫誰姐姐!」

「嗚哇──姐姐兇兇──」

「你真的欠揍是吧!」

「漾漾還小啊!殿下你不能打──!」

 

 

迫於哭聲攻勢,冰炎極不情願的從保健室打包帶走一個小孩子。

已換上提爾不知從哪找出來的童裝,小小褚冥漾穿得一身整齊,唯有一張白淨小臉還掛著未乾的淚珠,被抱在冰炎懷裡,雙手好奇地拉扯他脖子上的銀製項鍊。

「長長,漂亮!」長長,是學長的簡稱,小小褚冥漾在聽冰炎示範發音一次後,就很快樂的決定了這個疊字的喊法,冰炎糾正無效也只得由他甜膩膩的喊「長長」。

「嗯,不准吃。」對於他說漂亮的東西已經有所警覺,冰炎偏頭一看,伸手護住了項鍊,讓它免於一場口水洗禮。「下來,你自己會走路吧?」

覺得老是讓人黏在自己身上也不是辦法,冰炎彎下腰,放開懷抱,見他站穩了,就任由他在房間裡走動。

看他走幾步就停下,仰著頭像是在認環境的樣子,冰炎頗覺好笑的勾了下唇角,打開旁邊的小冰箱,正想著有什麼能給小孩子喝的,某個記憶卻適時地迴盪開來。

「學長,你冰箱裡的東西全都是小孩子會喜歡的種類欸……」

「你說誰是小孩子啊!」

「我哪有說,學長你幹嘛那麼在意說像小孩子……啊痛、讓我拿到裡面的泡芙再打嘛……」

突然想起的對話讓冰炎又沉下臉。他抓出兩罐蜜豆奶,甩上冰箱門,對著沒幾步遠的小小褚冥漾喚道:

「褚冥漾,你看,有喝的,快點過來。」

顯然也認出冰炎手上的是蜜豆奶,小小褚冥漾眼睛一亮,奮力邁開小腿,想快點到達冰炎身前。

「蜜豆奶……長長……我的……」

「來拿,拿到就是你的。」

冰炎有點故意的又往後退了幾步,引得小小褚冥漾一心都看著蜜豆奶,快走沒幾步便絆到自己的腳,摔得整個人都趴倒在地。

「嗚哇啊──長長──」

冰炎頭疼的嘆口氣,暗想褚冥漾的衰還果真是從小就衰到大的。

 

 

喝完蜜豆奶,哭過兩場的小小褚冥漾大概是累了,就著被安撫的姿勢,倚在冰炎懷裡乖乖的睡著了。

怕驚醒他之後又是一番哭喊,冰炎放棄了把人移去床上躺好的念頭,無奈地拿過一本書打發時間,當他漸漸習慣懷裡的小小重量與溫暖,快進入到無視外物、全心投入文字世界的時候,某句像是夢囈卻又咬字清晰的話語頓時令他跨回現實。

「輔長……愛麗絲蛋糕……小孩子也不錯……」

一種猜想掠過腦海,冰炎搖醒了小小褚冥漾,見他揉著眼,朦朧的看著他。

「學……長長~漾漾想睡~」

第一個字音雖然很快就被蓋過去,但冰炎很肯定自己沒聽錯,絕對就是「學長」的「學」!

臉上帶著冷笑,冰炎語氣輕柔的分析著:

「裝小孩子裝得很像嘛,想用這招騙取同情,以為我就不會再跟你算早上那筆帳了,是不是?」

小小褚冥漾眨著大眼,無辜的眼神散發純真的光芒。

「長長兇兇……」

「褚冥漾你再裝啊!」

「長長我要尿尿……」似是一點也不理解冰炎在說什麼,小小褚冥漾扭動著身軀,想從冰炎懷裡離開。

冰炎盯著他的反應半晌,腦中的那個猜想又有些動搖,他半信半疑的放開扭動不停、好像很尿急的小孩,看他奔到浴室門口,回頭看了自己一眼,說:

「學長,我睡醒前真的是只有兩歲!沒騙你!」

稚齡外表卻以冰炎熟悉的口吻說話,如此大的反差讓冰炎愣了下,怒氣還來不及回鍋,便見褚冥漾消失在移動陣中,只剩淡淡殘影向他揮手。

「褚冥漾!」

不用說,冰炎待跟某人算帳的罪行又多了一條。

名為「裝嫩該死」。

 

 

 

 

 

 

 

 

 










--------------------------------------------

這是篇很難得的生賀(笑)

贈給我遙遠的粉絲,炎皇玄。

應她希望,寫出了這樣的故事,是說幸福感到底還有幾分我真的很頭痛啊,哎呀,我盡力了,不要問我學長的母愛(?跑哪去,我也想知道(ry

因為能寫文的時間比較少,加上我又寫得慢,所以完成時已經過了生日的九月七號,希望小玄別介意我遲交,如果沒有你(的梗),說實話我也沒想過會有這樣的文出來,這是個滿特別的機會,讓我謝妳一下(眨眼)

 

因為特傳而能認識的可愛粉絲,小玄,我的祝福雖有點晚了,但寫這篇文時可是滿滿的希望壽星會快樂喔!

 

也希望小玄喜歡!

 

 

 

 

p.s.愈來愈覺得9/7是個神奇的日子,好多認識的人都在這天出生,而且性格感覺不出有共通點啊(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