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夢生芽

關於部落格
先有萌才有腐,腐到生出同人之芽~
  • 12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公告-CWT31新刊特傳同人漾冰R18《噓,不能說》預購開始

封面:(線稿SAMPLE)




試吃:


 § 非禮 勿聽 §


  
  
  冰炎剛洗完澡,擦著頭髮正要躺到床上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鈴聲是特地設的,一聽就知道來電的人是誰,他不想太快接起以免被對方以為他一直在等電話,任手機鈴聲響過一段旋律後,他才不緊不慢的按下接聽。
  
  「喂?學長?這麼晚了你在忙什麼?手機響了好久喔。」
  
  「我在洗澡,你倒是會挑時間打。……今天的任務結束了?」冰炎隨意的撥了撥頭髮,確定沒有一絲溼意後,毛巾一扔,人就往床上躺去。
  
  「嗯,算是告一段落了,所以總算能有個晚上好好休息,我估計再兩三天就能回去了吧。」
  
  「是嗎?你給我小心點,別在最後又捅出什麼麻煩來!」
  
  「呵……好啦,我保證我會平安到家。」
  
  聽著熟悉的溫厚笑聲,冰炎略略定下心,嘴角也不自覺牽起一抹淡笑。
  
  每當接到短期任務,不在家的那方就一定要打個報平安的電話,這樣的習慣早已成為冰炎與褚冥漾的生活中沒有特別約定的默契之一,任務中不論再忙再累,也都要抽空聯絡一下,聽聽彼此的聲音,感覺才能安定。
  
  冰炎閉著眼等待睡意,嘴裡還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褚冥漾。
  
  「……亞,你剛說你洗完了澡,那麼現在你是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了是嗎?」
  
  褚冥漾換了稱呼,但基本上也聽得很習慣的冰炎並不覺得有異,低低的應了聲。
  
  那頭傳來埋怨般的嘟囔。
  
  「哎~要是我在你身邊,就可以抱著你睡覺了說。」
  
  「笨蛋。」一點責罵意味也無的輕斥,很自然地就從冰炎口中溜了出來。
  
  「我說真的啊,亞。」褚冥漾輕笑,嗓音沉了幾分,說道:「我會伸手抱著你,聞你剛洗完澡淡淡冷冷的香氣,然後我會親親你,慢慢舔過你微有溼意的唇,輕輕啃你薄薄的嘴唇,很軟很香,我怎麼也嚐不夠……再來我會含住你想逃的舌頭,捲著、纏著不放開,那是因為太甜了,你知道嗎?」
  
  冰炎沒回答,他的手正捂在自己嘴間,表情微惱。
  
  怎麼搞的,他怎麼會因為褚冥漾的話語而有了被親吻到的感覺!
  
  那個混蛋!
  
  想移開手機切斷通訊,但是褚冥漾句句逼近,聲聲纏繞,屬於他身上的那股清澈氣息,如幻似真的漫盈在冰炎的每一吐息之中,該是遠在天邊的那人彷彿又近在眼前,讓他迷惑,無法撤手。
  
  冰炎呼吸微亂的聽著褚冥漾蠱惑般的言語,捂著嘴的手也漸漸轉移了陣地。
  
  「我會解開你睡衣的釦子,先從領口解起,慢慢往下解開一個,我就在你白皙的胸上落下一吻,等到全解開了,我也不會脫掉你的睡衣,而是輕輕的撫上你的肌膚,輕輕的……揉你胸前的珠粒,它的顏色帶著暗粉,引人垂涎,我小心的舔溼它,吸吮它,它會慢慢的尖挺起來,紅紅的好漂亮,我忍不住用牙齒細細的磨咬它,拉扯它──」
  
  「唔!」
  
  冰炎壓抑不住的發出一聲喘息,揪著睡衣的手扯得更緊。
  
  彼此都太了解對方身上的每一吋,他的身體也深刻記憶著褚冥漾給予的一切,僅僅是用聲音撩撥,也能輕易喚醒身體的反應。
  
  如果說先前感覺被親吻到還能說是錯覺,但方才隨著褚冥漾那句咬扯而竄上腦門的戰慄可卻是真真切切的席捲了冰炎的理智,讓他失控的逸出那聲喘息。
  
  當然,回神後的冰炎別說有多懊惱了。
  
  他咬緊下唇,手掌移向胸口,試圖把那處尖挺給壓下,卻反而激起更強烈的感覺,完全不聽令於理智的身體反應讓冰炎有些無措,又有些痛恨起不在身邊的褚冥漾。
  
  深吸口氣,他皺著眉頭,手掌遊移到睡衣之下,伸觸到睡褲的邊界,動作一頓,潛越過去,慢慢握住開始有精神的分身。
  
  抿緊嘴,冰炎注意著呼吸的頻率,決心不讓褚冥漾聽見一絲一毫的異狀。
  
  不過,冰炎的這點心思很快就被褚冥漾下一句言詞給擊潰。
  
  那人可惡的以肯定的語氣,溫溫柔柔的低語:
  
  「亞,你現在硬了對吧,想不想我親親你漸漸發燙的寶貝?它顫動的樣子是那麼可愛,我親一親好不好?」
  
  冰炎搖著頭,死命的不發出示弱的呻吟,套弄分身的手卻不自覺的鬆了開來,像是想放開主導,讓更懂得侍候的那人接手,冰炎察覺到自己這個下意識的動作,氣怒的瞪著手,努力聚起力道,稍嫌粗魯的按住渴求更多對待的分身。
  
  「不准親是嗎?那我只好握住它,揉弄根部柔嫩的褶皺,啊,還有兩旁飽滿的小球,我會輕輕的搓著它們,然後,在我手中握住的炙熱已經變得更大更硬了,我要更用力點,上上下下的撫弄它,從頂端揉按到底,徹徹底底的……讓它享受到我每根指頭的碰觸……吶,亞,我這樣碰可以嗎?」
  
  仍舊搖著頭,冰炎只覺下身的熱度好似也蔓延至全身,什麼冷靜都被熏得半點不剩。
  
  他蜷臥著,額上微微有汗,雙眼緊閉的加快了手部的律動。
  
  除了氣息變得格外急促,冰炎一聲也沒吭。
  
  「我知道了,你希望我再快點、再用力點對不對?好,我會再快再更用力……頂端好像滲出了一點點汁液,你快要忍不住了對嗎?這可不行,再等等,我還沒品嘗過它的味道呢,我要舔得乾乾淨淨,把你的味道通通吃下去,有點甜甜的喔,我要再確認一遍,怎麼會這麼美味呢……我輕輕的吸它,你要忍住喔,乖乖的等著,我會讓你舒舒服服的,嗯?」
  
  下身漲痛卻莫名的得忍住想釋放的衝動,冰炎焦躁的喘了聲,咬著牙,他憤憤的擠出一句回答:
  
  「混……蛋!」
  
  他還想罵更多的,只是全身的熱度已經由外蒸騰到內,喉嚨乾渴得讓他連說句話都是折磨。
  
  「等不住了嗎?亞真是心急……你感受到了嗎?我的手圈住你的堅挺,慢慢的揉著頂端的小孔,又有些晶亮從小孔裡溢了出來,你快要出來了對不對?那我這樣揉捏你的炙熱,你一定覺得還不夠,所以我要加快速度了,用力的、重重的搓它,愈來愈快、愈來愈快,再大力點──」
  
  鼻間逸出輕哼,冰炎套弄下身的動作也逐漸加快,一下一下累積的快感快將他推向頂點,突然一陣淡淡的麻痺襲來,他屏息,不由自主的繃緊全身,在這一刻釋放了所有。
  
  腦中陷入短暫的一陣空白,冰炎眨了眨眼,所見景象很快地又恢復正常,房裡一片黑暗,只有窗外透進的月光在地上灑落窗框的倒影,長曳至地的窗廉隨著微風輕輕擺動,一切再寧靜不過。
  
  反觀床上,明明今晚獨眠的自己也該是平靜的度過這夜,卻被褚冥漾蓄意的引誘給亂了方寸,下身一片狼籍。
  
  冰炎怒氣頓生,手機那端的人似是沒察覺到他快要爆發的怒意,語氣十分謙卑的說道:
  
  「還滿意我今晚的服務嗎?亞?要是想我更進一步的行動,請等我回去後再──」
  
  「去死!」
  
  忍無可忍的冰炎摔飛手機,結束了這晚打破紀錄的私密通話。
  
  然後,褚冥漾的枕頭,不意外地成為了冰炎洩憤的唯一目標。
  
  
  
  
  
  
  § 非禮 勿言 §
  
  
  
  這日,當冰炎敏感的發現褚冥漾道晚安的親吻漸漸走了調,再繼續下去就會演變成床上運動的挑逗前戲,一件讓他至今想來就氣的事略過心頭,雙手便不客氣的推開身上正沉醉於親吻的人,看他還貌似委屈的望著自己,冰炎臉色一冷,說道:
  
  「你總是想做就做,都不管我的意願,你是把我當成什麼了,說啊!」
  
  褚冥漾不解冰炎怎會突然就發了脾氣,畢竟伴侶多年,對方想或不想的反應,他自認還是能掌握得當的,沒有冰炎的默許,他也絕不會強迫惹人不高興(天知道把冰炎惹毛了,他得被迫停機多久),剛剛氣氛明明還算美好詳和,怎麼冰炎說發火就發火?
  
  一邊在腦中飛快倒帶自己上床前有沒有幹過什麼蠢事讓人生氣,一邊也不敢怠慢解釋機會,很誠懇很真心的表白他對冰炎不變的情意。
  
  「亞,我愛你,用盡全身全心的愛你,因為愛你,所以我會想碰碰你,確認你真的在我身邊,也會想親親你,感受你給予我的一切……亞,你是我的愛啊,亙久不渝的愛。」
  
  冰炎瞪著把情話說得這般流利的人,努力要自己靜心別被那番告白打動而心軟,他還刻意的板起臉,不讓多餘的赧意影響他接下來要展現的氣勢。
  
  左等右等,等不到冰炎對自己真心誠意告白的反應,褚冥漾有點緊張,他小心翼翼的拂開冰炎頰邊有些散亂的長髮,輕輕地問道:
  
  「怎麼了?如果是我有做了什麼事讓你不開心,那我道歉,你別氣了好不好?亞?看你不笑,我會難過啊……」
  
  冰炎抿了抿唇,不領情的哼了一聲。
  
  褚冥漾一頭霧水,既不明白冰炎為何生氣,也不知道冰炎為何還不消氣,他微慌的抓了抓頭,道歉的話正欲出口,冰炎已先一步開口說道:
  
  「你想做?可以,但是你得閉嘴,在做的時候一個字都不准說!」
  
  這種要求還是第一次聽聞,褚冥漾愣了愣,忍不住問道:
  
  「啊?為什麼?」
  
  冰炎沒想解釋,只是瞇起紅眼,下巴微昂,十分高傲的說著:
  
  「要做就閉嘴,不然你就別碰!」
  
  雖然不曉得箇中緣由,但是向來也習於配合冰炎各種無理命令的褚冥漾,慣性的要點頭答應時,才猛然想到這項要求對他而言,要執行起來還真是……有點困難。
  
  褚冥漾猶豫著,把自己在做愛時容易迸出口的話概略的整理了下,再衡量過壓抑不說的難易度後,他心中總算有了決定。
  
  「亞,你知道,要我做到全程閉嘴實在很難,所以……要是我真的按你的要求,一個字也沒說,我能不能討個給獎勵……之類的?當然,公平起見,要是我破功,你也能提出一個懲罰,我絕無怨言!」
  
  冰炎一挑眉,在過往經驗跟對這人的了解前提下,他覺得這條件不算太虧,反正褚冥漾能討的獎勵也不超出那幾種甜頭,可是自己能下的懲罰卻可以讓他免去騷擾好一陣子,一番比較過後,冰炎點點頭,應道:
  
  「好,這可是你說的,無論結果如何,都不能耍賴反悔。」
  
  「嗯!」
  
  條件被採納讓褚冥漾很興奮,心跳也不受控制地漸漸加快,他緩緩俯下身,在冰炎唇上落下一吻,無聲地……宣告挑戰開始。
  
  
  
  
  當總是絮語不斷的床上運動變成只有一方的聲音,那情況羞恥得讓冰炎萬分悔恨自己為何提出那個閉嘴的要求。
  
  他原意是想在做愛中落個耳根清靜,上次在通話中被褚冥漾用言語給激到釋放,這事被他視作連想都不願想的恥辱,於是,發覺這次褚冥漾又想要做的時候,他第一個想法就是叫這傢伙閉嘴辦事,所以才提了那個讓對方錯愕的奇怪要求。
  
  動機就是如此單純而已。
  
  本來,冰炎還以為要是褚冥漾照辦的話,他就能有次安靜的享受,可是他卻忽略了──做愛這種事,再安靜也不可能全然靜音。
  
  自己的喘息呻吟、褚冥漾口舌纏弄間發出的淫靡聲響,沒了以往那人言語的干擾,一切一切都像是被放大了音量,毫不客氣的鑽進他的耳裡,他一意識到這些聲響來自何處,再也抑不住羞恥,以手掩住自己發燙的臉,捂緊嘴邊失守的低低呻吟。
  
  正以嘴愛撫著冰炎那處分身的褚冥漾,沒如願聽到意想中該有的反應,抬頭一看,就看到冰炎幾乎全身紅透,雙手還像是不想面對現實般的,把他的臉遮了個嚴實。
  
  褚冥漾吐出顫動的碩大炙熱,以手背拭去唇邊因含吐而嚥不住的唾液,臉上勾起一抹笑,一根指節便往冰炎身後探去。
  
  「呃!」冰炎痛得渾身一顫,挪開遮臉的手惡狠狠的瞪著表情無辜的人。「你這混帳竟然就、就……」
  
  微微一笑,褚冥漾沒撤出埋在冰炎緊窒中的那根指頭,他很有耐心的慢慢旋著手指角度,一點一點的誘哄密穴慢慢敞開穴口,好讓更多的指頭進去探路。
  
  他狀似專心致志的在揉按凹陷的那處柔嫩,對於剛還疼寵在口的前方分身,竟是理也不理。
  
  冰炎知道褚冥漾絕對是故意的,賭著一口氣,他忍著身後被探索的不適,空著的那隻手伸往下身,不料才一握住那挺立的炙熱,一個較他寬大的手掌便覆了上來。
  
  他瞪著早有預謀的褚冥漾,手想掙開,卻被握得更緊,連帶按壓到敏感的分身,讓他禁不住一聲喘息。
  
  衝出鼻息的驚喘是捂著嘴也捂不住的聲音,冰炎還來不及懊惱,就被下身雙重的刺激給拉去所有理智。
  
  他已經分不清是哪處的刺激更多些,也許是前面分身被帶著搓弄的快感,也許是後方被手指進出的麻癢,他只知道這些動作帶來的滋滋水聲都是由他身上發出的,令他恥到不想睜眼看到更多。
  
  感覺到褚冥漾湊過來往他的眼上親了親,他突然意會到這舉動代表的意義,反射性的張了眼,然後下一秒,不屬於他的那股炙熱就頂了進來!
  
  「唔嗯──!」
  
  猛然被撐開感覺不管再有經驗,也始終適應不了,冰炎深吸口氣,拿開掩嘴的手,用力的捶向褚冥漾的肩,咬牙切齒道:
  
  「痛死了!你欠揍嗎!下次再故意這樣我就剁了你!」
  
  褚冥漾帶著歉意的在冰炎臉上落下無數輕吻,輕輕地吻到唇邊,在冰炎「混蛋,每次都這樣……」的低聲埋怨中,漸漸兩唇相疊,印上雙方無偽的甜蜜情意。
  
  後來,兩人皆沉浸在欲火裡的時候,冰炎聽著褚冥漾律動時毫不掩飾的粗重喘息,滿意的淡淡一笑。
  
  這下,發出聲息的可不只有他了。
  
  至於完事後朦朦朧朧間,褚冥漾終於開口的那句:「亞,我要的獎勵,你可不准反悔喔……」冰炎是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就是了。
   

 

尺度風格差不多如此,試吃後完全無感或有不適狀況產生者,衷心建議您,請收好您的荷包,並往右上紅X處移動,謝謝。

 

 

販售資訊

 

販售場次:CWT31

購本方式:現場購買、預購付款取本(可場領、國內通販)

*海外欲購本者,請往這邊填一下調查表,我會看數量多寡決定要不要委託店家(EX 可米購)代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