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夢生芽

關於部落格
先有萌才有腐,腐到生出同人之芽~
  • 12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1創作回顧問卷

 1.  這一年中,讓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篇文,請節錄之並說明理由。

  特傳同人《情書》/2011四月特傳ONLY限定刊

 

     早知道,早知道,人生總有許多千金難買早知道。

  後來褚冥漾常常在想,要是早知道動了那個卡片的下場會是這樣,他還會去開嗎?

  他想他還是會的。

  視線落在對面的冰炎身上,褚冥漾忍不住微微一笑。

  「又是在笑什麼?還不快吃,你等下還有課!」懶得再出手,冰炎直接以腳踢了踢褚冥漾。

  「我有在吃啊……」牛排已經有點涼,褚冥漾切了塊肉,慢慢地嚼著。「學長,我今天啊,也覺得很幸福呢。」

  正拿過褚冥漾附餐飲料來喝的冰炎,聞言,放下杯子,淡淡一笑。

「笨蛋,那還用說?」

 

 
-------------------------------------------------

  節錄的部分正好是結尾(笑)

  要說到今年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文,我想,讓我有迎接天光初體驗的《情書》無愧於代表,它比漾冰合本更讓我痛快地嚐到與死線親蜜親觸的滋味(注意是死線,不是死神,雖說在爆肝趕稿的時候根本覺得這兩者是差不多的ry

  我也會永遠記得,開著筆電、桌燈,手下輕輕打著字的同時還得注意房門外動靜的那種刺激感;當然,也永遠記得,人生中第一次整夜沒睡而看到的日出有多麼刺眼。

  還有,《情書》也是第一本被家裡看見我作品實體的本子,還勞動家中動員幫我包裝(爆)

  所以說,它能不令印象我深刻嗎(笑)

 

 

2. 這一年中,讓你曾經嚴重卡稿的是哪篇文,請節錄之並說明理由。

  特傳同人《錯到底》完結篇章〈與子偕老〉04

 

 

學長看向書記長,表情很冷地問道:

「涅夫爾,我記得我並沒有答應你提的條件,你卻擅自封起了我的記憶,這手段也是那邊的命令嗎!」

什麼!書記長找學長談條件?

到底有什麼企圖啊!我們家只想普通安穩的過日子,怎麼大家都要來跟我們談條件!

我頓時有點不爽,但礙於學長正火力全開的在質問,我只好把不爽表現在臉上,怨怒的瞪著書記長。

被三個人六雙眼瞪著,書記長彷無所覺,一派坦蕩地說道:

「王上有令,不管你是否答應條件,封起記憶都是不可免的。你應該清楚這不只項考驗,也是個證明你選擇的機會。雖然,我還是對你的選擇感到……不可思議,不過你的心既然有了答案,我也無話可說。」

我一點都聽不懂書記長在講什麼,又是條件又是選擇的,為什麼他都現身來解釋一切了我還是不知道他來幹嘛的?

而學長不知道是被書記長話中的哪一句給戳到,臉色微變,有點惱的咬牙回答道:

「你操弄記憶的手段真是有夠爛!涅夫爾!」

自己的能力被嫌棄,書記長一點都不在意,還勾起一個很淡很淡的微笑,說道:

「你要知道,我事務繁忙沒有時間能定期的確認你的狀況,還不如以最直接的方法作為關鍵,你解開記憶的同時,我也能順便得知你的真正選擇。那麼,傾心之吻的滋味如何?颯彌亞表弟?」

 

 


--------------------------------------------------

  節錄的部分好像就是重寫最多次才定稿的。

  我記得進行這篇時因為臨近結局倒數,所以趕稿心態有點焦急,可是愈急就愈寫不好,也卡稿卡了好幾次,最後終於摸到這個比較順手的切入點,真是大大鬆了口氣XD

  其實我覺得我是那種要被趕稿逼著跑,稿子才會跨越卡稿難關驚險完成的那類型(完全不忍說)

 

 

3.  這一年中,讓你寫稿最順的是哪篇文,請節錄之並說明理由。

  特傳同人〈這樣的傳說〉/百櫃賀之二

 

 

我一團亂的腦子完全跟不上扇董事的說明,只能遲鈍的重複著她的話。

「成長凍結……?」

扇董事很好心的解釋下去。

「簡單的說,就是不要讓性別特徵顯現出來,一直凍結在未分化的中性型態。因為冰之牙與焰之谷的那兩位認為,讓他們的小孫女以偽雄性的外表來到千年後,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畢竟我們只答應負責她的人身安全,可沒答應負責趕蒼蠅。而那位小公主,年紀小歸小,意志倒很堅定,她也說會把自己的性別隱瞞到底,不管是誰問,一律說自己是男的。就這樣,這位公主來到千年之後,成為了你們所知道的冰炎──你明白了嗎,漾漾?所謂故事的真實與那傢伙的真正身份!」 

學長的……真正身份……

就是說──學長不是學長,是學學學學學姐嗎!?

「啊,看來你懂了,很好。」扇董事又展開扇子,悠閒地搖了搖。「其實呢,那傢伙從焰之谷回來後就解除了成長凍結的禁制,反正詛咒都解了,凍結就無所謂了,這段練習與靈魂同步的期間會禁止朋友來訪的原因之一,就是那傢伙在害羞啦……啊唷!誰偷襲我!」一個茶壺砸到了扇董事頭上,她氣咻咻的把茶壺踢到了一邊,站了起來。

「誰害羞啊死老太婆,我叫你來解釋不要給我亂講有的沒的!」

熟悉的語氣,但不太熟悉的聲音從離我們不遠的獨棟小屋中傳來,扇董事一聽到出聲的人,就很挑釁的對著屋子的方向說道:

「躲在屋子裡不出來見人,這不是害羞是什麼!還要我先把漾漾叫出來解釋!奇怪了,變成女生的人又不是我,為啥我要來解釋!」

「那妳解釋完可以滾了!」小屋的門被人打開,一個穿著淺色民族風服飾的人站在門口,中氣十足的對扇董事如此吼著。

要不是聲音真的有不一樣,從這距離看過去,那個人看起來完完全全就是我認識的暴力火星人,冰炎學長啊!一樣的銀髮外加一搓紅毛,一樣的氣勢,一樣的身高……呃,應該是一樣的啦,起碼我這樣目測不覺得學長的身高有縮水。真的,看起來什麼都跟過去沒兩樣啊,只是除了那個聲音,雖然以女生來說那聲線還是偏低了些,但不管怎樣,那都是不容錯認的,屬於女生的好聽嗓音。

「有這樣過河拆橋把媒人丟一邊去的道理嗎!」扇董事雙手扠腰,貌似氣憤難平的瞪著從屋裡走出來的人。

「媒妳個頭!老太婆妳要想當八婆就該去找月老或紅娘,再找一個丘比特剛好湊一桌麻將!不然就回去無殿,這裡沒妳的事了!」

「死小子……不對,臭小鬼妳也給我聽著,妳的禮儀沒過關前,我可是不會答應醫療班放人的哼!」

「承認妳自己失敗比較快啊,老太婆。」

「臭小鬼!」

扇董事作勢要用扇子打人,卻在下一秒就消逝在傳送陣法中,只剩我跟一步步走來的人面對面相望。

遠看還覺得是學長的,但近看就……

咳,雖然被寬鬆的外衣遮著,但可以看出胸前還挺有料的。

這下我真的不能不去意識到,學長變學姐的事實了……

 

 

------------------------------------------------

  節錄的部分是學長(學姐?)出場的部分XD

  這篇會寫得很順的原因是因為,這個梗已經腦中轉滿久的了,可是偏偏在要開沃德下手的時候,我被腸胃炎打倒而躺床一天不能動電腦(是說我對腸胃炎已經沒印象了,結果去翻噗才回想起那椿吃壞肚子的杯具ry)所以我在躺床休息的時候,只好很無聊的用腦中沃德(這啥?)跑劇情,等到能下床再碰電腦,填坑的速度就比平時邊打邊發呆還快XD

  結果這篇只用了幾個小時就解決了吧,當然,抱病寫稿的下場是,發完文後我又躺床了(不忍說)

  我發現我去年的新年之初似乎過得頗悽慘的啊(笑)

 

 

4.  這一年中,讓你取材最花時間的是哪篇文,請節錄之並說明理由。

  特殊演藝版〈難以忽視的存在〉上

 

 

開拍時,正如辛越的預感那般,明颺演出的氣勢太強烈,江恆以往游刃有餘的演技在明颺面前也顯得吃力。

一次又一次的NG,幾乎剝奪了江恆引以為傲的自信演技,辛越盯著螢幕,深深皺起了眉。

江恆的演出失常固然讓他有點意外,但讓辛越更意外的是,一個演戲資歷沒江恆久的新人Allen竟然還比江恆更能抗衡住明颺的演技。

鏡頭內,Allen飾演的冰炎正把江恆演的主角往身後一推。

 

「褚沒有什麼東西好跟你交涉!」

「是沒有呢,或者是他本人還不知曉。』滕覺的眼神陰邪,腳下步伐往冰炎更逼近。「我想,他應該對於他為何會來到這個世界感到好奇吧......你們什麼也沒有說,是想要獨占……」

冰炎手勢一揮,滕覺急急往後一避。

「你不是明風學院的人,你是誰!」

 

辛越勾起一笑。

光是這句,Allen就極為恰當的表現出冰炎的警戒與厲意。

倒是江恆……他的存在感愈來愈動搖不定,再低落個幾分,恐怕他就真像原著裡那個會消失的萊恩一樣了。

暗嘆口氣,辛越盯緊了明颺在這鏡頭的最後一句台詞。

 

「果然不愧是那三人所調教出的黑袍,感覺敏銳,一般袍級都還差上一截。」滕覺以指爬梳著髮,臉上笑意轉為詭魅,又帶有被激起的愉悅。

 

OK!」

辛越指令一下,現場緊繃的氣氛隨之一散。

「明颺,你滕覺的戲份都過了,先去把滕覺的妝卸了,換上安地爾的樣子再過來RUN剛剛這條!」

明颺點頭,轉身就往化妝間而去。

「江恆,在等明颺換裝的這時間,來拍你需要跟特效結合的幾個鏡頭。走,特效組在另一個棚等著了!其他人可以先休息,Allen你剛剛演得很好。」

調度完現場,辛越從導演椅上起身,拍了拍走過來的江恆肩頭,身旁還跟了一群工作人員一同移動到另一棚。

 

 


----------------------------------------------

  節錄的是取材部份比較有所呈現的部分。

  因為是談到拍戲的流程,對這個是完全外行的我,在收集資料的時候,差點沒被各種術語給搞到快撞牆棄坑了事(欸)

  在進行這篇的時候,還在深深唾棄自己為啥要寫這段大綱中並不存在的東西OTZ原始設定裡那個輕鬆純閃光的故事取向跑哪去了啊 OTZ

 

 

5.  這一年中,讓你寫到接不下去而暫時坑掉的文有幾篇,請節錄之並說明理由。 

  特傳同人《錯到底》番外〈守護〉

 

 

他雖是公會文書紀錄之長,但終歸不是公會權力核心,只是站在靠近核心的輔助位置,該盡的職責是紀綠、保存、守密,該知道的與不該知道的,他一律只能緘守沉默,所以,就算灰之漠事件在他的認知中是個完全無紀錄的陌生名詞,他也不能對此產生探究的心態。

公會只是他暫時容身的地方,待在這裡的期間,他不會給自己找無謂的麻煩。

垂著頭,他靜默地坐著,不再特別注意那幾位大人的爭論,最後黑座似乎有了定奪,向他示意:

「本會的會前討論結束,可以請灰袍長老進來入座了,涅夫爾。」

「是。」

他起身開了側門,在門後小廳等待的灰袍長老三三兩兩的進入會議大廳,待他們坐定沒多久,大廳的銅門緩緩打開──

褚家妖師身著紫袍,邁著沉穩的腳步走了進來。

 

 


----------------------------------------------

  節錄的部分是目前為止還卡著的部分,也是公開發表最後的段落,其實後面有接續寫下去的,但也正是接續的部分讓我覺得很不妙,好像,又不小心,寫太細了……(竟然這麼慢才發現嗎)

  要是按大綱寫完肯定破萬了怎麼辦嗚嗚嗚我想砍掉重練啦──(掩面奔)

  於是這篇就被迫盪在那邊,處於全部重練跟咬牙爆字接完的尷尬地位(遠目)

 

 

6.  這一年中,讓你最有成就感的是哪篇文,請節錄之並說明理由。

  特傳同人《錯到底》/2011五月完結文

 

 

連載開始:

 

「你給我想清楚!」

學長拽著我的衣領,惡狠狠的吼道。

啊啊……學長你再不放手,我就要缺氧往生啦~

「哼!」學長不爽的鬆了手,眼神持續逼供中。

「呃……」被學長瞪著實在很有壓力,我閉上眼努力回想。

怎麼同樣一雙紅眸,兩種氣氛會差那麼多……我捕捉到記憶中難忘的那畫面,實在很懷疑那時候的學長大概是被什麼鬼入侵了,那時候他看向我的樣子可是充滿了含情脈脈啊……

「別給我腦殘!」學長巴了我一下,雖然他沒讀取我的心聲,但也看得出我沒在專心回想。

好啦好啦,沒有含情脈脈,是我加油添醋過度美化這樣子可以了嗎?  

嗯……那個時候,我在想學長很美,美得讓我腦筋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幹嘛,所以只剩身體反應在動作,所以就○○╳╳再╳╳○○,然後在中途有想過懷孕的問題,不過學長是男的應該不會吧,但精靈的男性就真的跟人類一樣不會生嗎……

「並不會!你種族學是唸假的啊!」學長還是擅自偷聽了,而且腳還往我頭上砸下,爆痛的!

「我、我也只是想想……」而且還順便想了下生出來會像誰這樣子而已。

「你、是、妖、師!都是你害的!你這個豬頭白痴!」

我一邊躲著學長的鐵拳鋼腿,一邊莫名其妙的辯解。

「什麼啦,是又怎樣了啦!」

顯然完全沒發洩夠的學長,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字說道:

「我、懷、孕、了。」

「啊?」我在衝擊過大而意識不明前,腦中閃過的念頭是……

守世界也過愚人節嗎?

 

 

連載中途:

 

要說住在學院裡有什麼好處,我想,終年天氣都控制在普通晴朗~非常晴朗(偶爾會有晴朗的想把天空炸出一個洞的氣候出現)算是我少數能真心感謝的好處之一。

像今天,剛吃完午餐,一看窗外又是個溫暖如昔的好天氣,就會讓人感到全身懶洋洋的什麼事也不想做,只想窩在家裡睡覺、打電動。

呃,不是打電動,是開電腦逛逛。我發誓!我真的戒打電動好多年了,剛剛純粹是一時口誤這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