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夢生芽

關於部落格
先有萌才有腐,腐到生出同人之芽~
  • 12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寫手進化問卷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0/10/31心不設防〉(漾冰,玩噗一周年感恩賀文)

開頭:

 

鈴鈴鈴──

褚冥漾翻了身,閉著眼伸長手,準確的往鬧鐘的方向拍下,按停了擾人的響鈴。

很想賴床……但他又有不得不起床的理由。

掀開被子,感受到清晨的一股冷意,褚冥漾打了個哆嗦,精神也醒了幾分──於是,他這才注意到房門外的不平靜。

啊,黑館今天也一樣熱鬧啊。

事不關己的,褚冥漾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呵欠,慢騰騰的往浴室走去。

 

結尾:

 

被這樣的笑容所牽引,褚冥漾也不禁壯大了膽子,幾分調笑的說道:

「那也可以等到洗完澡再說嗎?」

「洗……」

原本只是純粹疑惑的眼神在對上他的之後就明瞭了那句話的含義,就在一瞬間,早上被他形容為索命厲鬼的氣勢分毫不差的完整重現。

「給我滾─────」

 

好一個萬聖節,成也鬼,敗也鬼。

褚冥漾雙手捂著耳朵,很是悲嘆的如此想著。

 

最喜歡的部分:

 

「咦?學長你不進去玩嗎?」

「……是米可蕥說這裡能看到有趣的東西,我才來看看的。」背對著他,高高紥起的馬尾在陽光的照拂下泛起朧朦的銀光。

該是耀眼的,但卻又讓人覺得清冷。

忍不住更靠近了點,環抱住身前的人,感受他髮絲的細軟與淡淡香氣。

「你來看了……結果,你嚇到了嗎……」

「就憑你?哼!」腹上遭受一記肘擊,隔著層層衣物,那力道也不痛不癢。

「不然你轉頭看我。」

「你那張臉有什麼好看的,從以前到現在還不都──唔嗯──」

掰過他尖削的下巴,把不肯合作的人給吻到雙頰浮上淡淡緋紅。

「這樣的話,有沒有放心了?」

 

 

**會喜歡這段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放閃光(笑),而是對於褚明白了學長討厭他裝扮的理由,所以安慰對方的舉動,雖然他最後還是渣了(靠)**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10/4/21夜安曲,之後〉(漾冰,錯到底番外)

開頭:

 

褚冥漾很煩惱。

在他搖了又搖,晃了又晃,說故事碎碎念,唱兒歌扮鬼臉,使盡各種以往都會見效的法寶後,他不得不挫敗的反省自己到底是不是個稱職的爸爸。

最近怎麼愈來愈難哄睡了?

他這個哄人的都快要累趴去撲床了,怎麼懷裡這個被哄的還能頑固的盯著他看啊。

 

結尾:

 

褚冥漾!誰准你顧著聽的!給我學起來!學不會你就死定了!
「是……。」聽到威脅就習慣性的回了話,褚冥漾忘了自己就算應聲,冰炎也不可能聽得到。
欲哭無淚的按下重新播放鍵,這次卻不是為了欣賞而是準備開始惡補。
邊聽邊寫發音筆記,褚冥漾深深的體悟到一個真理。
幸福,果然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

最喜歡的部分:

 

可以想見那人正忙著哄孩子哄得焦頭爛額,冰炎輕輕的嘆了口氣。

「等等,你把手機用擴音,他們安靜了你再告訴我。」

「喔,好。」

冰炎看了下房內,雖然沒看到搭檔人影,但為了謹慎起見,他還是在自己周遭設了個隔音結界。

然後,他對著手機,啟口吟唱出那首曲子。

依印象唱到上次哄睡女兒的段落,冰炎停下了,他仔細聽著另一端的聲響。

很安靜,安靜的讓他懷疑是不是連負責哄睡的那人也一起睡著了。

「……褚?」不甚有把握的,他喚了出聲。

「啊,學長,你不唱啦?」那端傳來刻意壓低的嗓音,感覺已不復先前接聽時的疲憊。

「他們睡了吧?」

「嗯,睡得很熟。我都差點要睡過去了。」

「笨蛋。」

 

 

 **其實結尾我也喜歡,但決定挑出這段的理由,是因為展現了學長對家庭的在乎以及對褚的體貼。……真想讓他們離婚然後學長嫁給我,褚公勾帶(欸你)**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09/10/7與夏碎的七五三節〉(漾冰,錯到底本傳)

開頭:

 

 在炎夜跟小緋滿三歲的這年,夏碎學長帶了兩個很長的盒子來拜訪。

「夏叔叔,那裡面是什麼?」正在吃點心的小緋跳下椅子,往盒子奔去。

「緋,把妳的點心吃完。」站在夏碎學長身後的學長出聲督促了。

「好啦。」小緋縮回摸盒子的手,轉身走向廚房的餐桌。

 

結尾:

 

「這次來你們覺得好不好玩?」

「好玩!」小緋很有元氣的回答。

「嗯。」炎夜點個頭,算是贊同。

與學長相視一笑。

他們覺得好,作為雙親的自然也沒異議了。

深刻的七五三節嗎……

今天發生的一堆事化作千頭萬緒,終究還是劃開一個微笑。

──謝謝你了,夏碎學長。

 

最喜歡的部分:

 

而且跌倒的方向好死不死是學長那邊,我難得反應敏捷的不讓自己壓上學長,而是拉著學長護在我懷裡。

碰磅!

摔在榻榻米上的聲響馬上引起一門之隔的夏碎學長注意。

他拉開紙門,身旁站著已經著裝完畢的兩個搶眼日本娃娃,然後,慢悠悠的說出他的觀察結論:

「天還沒黑,你們也太急了吧。」

撲在我身上的學長臉色立刻變得十分精采,他瞪向我的眼神都快噴出火來。

忍了又忍,學長還是忍不住對我吼道:

「褚你這個混蛋笨蛋大白痴──」

嗚,夏碎學長我要被你給害死了!

 

 

**這篇挺長的,要說喜歡的段落當然不止一個,但要是以回想這篇時最先冒出來的段落來評定的話,那就是這段了XD夏碎的落井下石跟學長的惱羞成怒都非常有趣XDD **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2005/9/25《情動》(謝曹,易牙手同人)

開頭:

 

幾年了?如此看著他的背影已有幾年了?

七年。

如此七年,縱使他不會再失神的盯著瞧他,縱使關於他們的流言已淡,縱使他已經位至太醫,他仍不曾稍減對他的迴避。於是,每次只能仍舊錯愕的看著他的背影遠去,然後,苦笑。

他和他之間,從不曾有過追逐,有的只是他連見上一面都不願的逃,而他除了深藏心底的那副樣貌,也不知他現下生作是如何,這樣的他不知真能說是愛他嗎?只憑著那年邂逅所留下的深刻印象,就一直留戀至今的自己不是很傻的嗎?

這般執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那個人如此問他,倒讓他愣怔許久。

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會這般折磨人了吧。

 

結尾:

沒有結尾,因為它坑了。(正色)

 

最喜歡的部份:

 

看他幸福的笑著,謝晁竟感到莫名的羨慕與一絲的嫉妒。

「衛非,要怎樣才算喜歡一個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歡開方,但不見他的焦躁心情著實難受。

衛非奇怪的望著他,他這個成過家的人問這個不是很白痴嗎?但見謝晁眼中的認真,他還是說出自己覺得的喜歡。

「嗯……作夢會夢到他、醒來不見他會想著他、有好吃的會想跟他一起吃、見他高興就會跟著高興、見他悲傷會想陪他一起渡過……哎,還有很多耶,我好像說不完。」掰著指頭數,衛非傷腦筋的看著謝晁。

「怎麼,你有這樣的人啦?是誰啊?也沒聽到傳出半點消息!」輕捶他一拳,衛非笑著問道。

「這……」若真如衛非所說,那樣子就是喜歡,恐怕他聽見答案會大大吃一驚。

 

 

**若要說《錯到底》是我第一部公開的同人作品,那這部《情動》就是我第一部下筆寫的同人小說了,只是因為它坑了,所以就沒公開了,是非常黑的黑歷史XD那時看完《易牙手》,對當中的配角曹藥師萌得很,就熱血上湧的寫了這部同人小說,但寫到主角甜蜜蜜的在一起後,就懶得寫了(欸)現在再翻出這部用一個暑假寫出的五萬多字小說,都覺得自己有夠青春熱血XDD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2010/2/14紅梅印春〉(夏安,新春賀文)

 

二月,甚少落雪的京都,剛迎接了入春以來的第一場銀白。

雪不大,只是很輕薄的,像是灑糖粉那樣的裝飾著古色古香的京都,約略的看不清反而更能呈現出京都說不清道不明的綺麗風情。

而據地一方的藥師寺家,躍出黑色牆瓦的各色梅花,靜靜又惹人注意的令經過的路人不禁為它佇足,暗讚又是一道如畫景色。

藥師寺家現今的年輕家主,藥師寺夏碎,也正凝望著自家繽紛妍麗的庭景,微微一笑後,又回首於桌案前,毛筆蘸起些許墨黑,在精緻的紙面上寫著給友人的新年賀詞。

 

2010/10/14要角到齊〉(颺亞,特傳演藝篇)

 

 景天的社長室,佔地近半層樓,除了面積寬廣,連窗外視野也是佔盡高處之便,三面採光的設計可以收覽周遭270度的景色,市區的繁華盡入眼裡。而與窗外紛攘形成落差的,便是社長室內古典的中式擺設,骨董桌椅與花瓶字畫,都在在讓人聯想不到,這會是一個演藝經紀公司的最高決策所在。

 

 

**我寫文的毛病之一大概就是很少著墨於寫景,只顧著跑情節了,其他比較細致的描寫就常常略過,翻遍存文,覺得比較有寫景樣子的都是第三人稱的文(默)順帶一提,目前為止最滿意的寫景就是紅梅印春的XD **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者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2009/7/22驚爆!都是我的錯!?之二〉(漾冰,錯到底本傳)

 

「呃……」學長攀著我的肩頭,身子因緊繃而呈現出優美的肌理線條。

「你放鬆點……這樣我們都會很痛……」

一寸寸的慢慢挺進,我也流淌了不少汗,又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地方,只得嘶啞的再次出聲勸誘。

「不行……該死的我告訴你沒有下次了!」

學長調整氣息,努力的想讓自己放鬆,但也許是銜著異物的包容度達到極限,他總是會因為痛楚而不自覺繃緊身軀。

「這次做完再說……我要繼續了。」我按緊他的大腿,乾脆強力突破!

「啊!」他猝不及防的驚叫一聲,手指深深的抓在我肩膀上。

失去往常銳利的紅眸,因這突如其來的強烈侵襲,在眼角泛出了點點霧光。

我低頭吻去了那些晶瑩,開始律動了起來。

 

 2010/10/7千金難買〉(漾冰,百櫃賀文)

 

 「這是我們在一起睡的最後一夜,怎麼可以浪費呢。」一邊挑弄著冰炎那處的火熱,一邊解開了冰炎睡衣的釦子,褚冥漾還能很理直氣壯的為自己的舉動找藉口。

「什麼最後一夜……嗯、等……」冰炎雙手緊抓褚冥漾未褪的衣物,拚命想忍住喘息。

「是你說的啊,明天回去後要分房禁欲一個月。」低頭在冰炎頸間舔吻著,褚冥漾相當無奈的回答。

「啊……對,一個月你不准……現、現在也……」

「現在還不是明天吶,亞……所以,你現在……是我的。」

「嗯……混、混蛋去死!」

「現在很忙,那個以後再說……」

模糊的安撫聲消失在唇舌交疊之間,迴盪在房裡的只有可疑的推擠聲,以及,若有似無的低低呻吟。

什麼禁令,什麼懲罰都等到天亮了再說。

還有什麼比換得懷中這人的屈服與甜蜜來得重要?

春宵一刻,千金也不換吶。

 

 

**要比較H的話,還是同一坑的來互為對照較能看出差別XD所以我選了錯到底最初的跟最後的H來對照,發現早期大概是因為饑渴所以對H比較下功夫,後期因看看淡了(?)所以寫H就重點式帶過(直接說自己懶吧你)真的啦,現在對滾床單真的不執著了(笑)**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2010/8/20可愛的他〉(漾冰)

 

「嗯……亞……」

喃喃的吐出兩個字詞,褚冥漾彎起笑,環在冰炎腰間的力道又更緊了些。

冰炎又有點想打醒褚冥漾了。

瞪著褚冥漾一派天真無辜的睡臉──額前的黑髮散亂地加重了稚氣,讓他平時努力塑造出的穩重感通通在這一刻被打回大男孩的原形;不算長但還稱得上濃密的眼睫掩去了那雙烏黑大眼,看不見那當中的專注或是腦殘;而那張平日只會嚷叫囉嗦的嘴巴,正凝起一抹新月似的弧度,看來靜謐又溫柔──冰炎看著看著,終究還是忍不住伸手。

「笑什麼啊……真是個笨蛋。」

冰炎捏著褚冥漾的鼻子,看他呼吸不順的張口,模糊咕噥幾聲便又睡去。

低低輕笑逸出,冰炎驀地想起褚冥漾問的那個奇怪問題。

 

學長,你覺得我可愛嗎?

 

可愛嗎,才不。

 

 

 **要我挑這種的真是考驗,因為我實在不覺得自家的文有哪裡很甜很歡樂了,真的還好啊我說,想來想去,還是拿這篇出來充數,因為它是我唯一想著就是要甜才寫的文。**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