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夢生芽

關於部落格
先有萌才有腐,腐到生出同人之芽~
  • 123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O月下羽鷺生賀:一絲不假(九瀾中心)

勉力踏出傳送陣,九瀾踹開家門,不意外的發現家中的僕役一見著是他,各個跑了沒影。 哼。他們怕他這個怪人,他知道。 不過九瀾從不覺得自己哪裡怪,他只是覺得可笑。 可笑他頂著羅耶伊亞惡名昭彰的殺手家族之名,卻又流著鳳凰族出類拔萃的救治之血。 更可笑的是,偏偏這個療癒的能力只能用在別人身上,卻對自身無用。 有夠可笑不是嗎? 九瀾不知道自己笑出聲了沒有,他只知道眼前視線開始模糊,沾滿血漬的暗色衣袍早已被一身冷汗浸溼,他咬牙撐著,扶著牆一步一步慢慢的摸回自己的房間。 「你回來了?」 不用看也知道此時會站在自己房門口對他說這句話的人是誰。 想像以往那樣輕鬆的笑一笑,九瀾抬起頭。 「我回來了,六……」 再也沒說話的力氣,九瀾整個人就倒向對面早已預備好的臂彎中。 那是他熟悉的,一絲血腥氣也無的清爽味道。 這個人,才是羅耶伊亞家最怪的人吧。 意識遠離前,九瀾終於勾起了笑,徹底昏在漫著溫柔的溫暖懷抱中。 等九瀾再度睜開眼,眼前一片明亮讓他極不適應的低喊: 「六羅!把窗戶關上!」他知道那個看顧他的人一定在的。 一個像是放下書本的聲音後,有人起身走動。 「通風一點有助穢氣驅散啊。」 聽到六羅一邊無奈的解釋,一邊拉上窗廉,九瀾嘖了聲,伸手摸向另一個害自己直接接觸到光線的源頭。 摸到了額際旁的金屬硬物,輕輕一扯,一個髮夾便落入了九瀾手中,厚長的瀏海又柔順的散覆在他眼前,替他擋去所有礙眼的明亮。 「你的頭髮太長了,我進行療癒的時候看不清你的氣色,所以就先夾起來了──很可愛吧,那個髮夾?」 六羅關好窗,拉了把椅子,在九瀾床邊坐下,施展了一個探測法術察看他的身體狀況恢復的如何。 「這種女孩子似的東西,你是哪來的?」九瀾盯著髮夾上的小花裝飾,對六羅的品味很不以為然。 「有次出去……在路上給個小妹妹治傷,她送的。」六羅收回了法術,臉上依舊笑笑的跟九瀾說著髮夾的來歷。 深知六羅的「出去」是什麼意思,九瀾沉默著,握緊了手中的小小髮夾。 「九瀾?既然你喜歡的話就送你了,不用握得這麼緊我也不會跟你搶的。」 「這種的我才──」 「嗯,它很適合你嘛,所以就是你的了,九瀾。」 不管九瀾是不是還要說什麼,六羅像是很滿意髮夾有了歸宿,笑得一雙燦金眼瞳都瞇了起來。 「笑屁!」被迫收下東西的九瀾心情不是很好的把髮夾往枕頭下一塞,翻了個身背對著六羅。「這裡你不用顧了,想幹嘛就回你房間去。」 「好吧,那我走了,等下我叫廚房給你送餐來,要記得吃不要又擱到冷了。」 「知道了,囉嗦。」 打發意味十足的隨便揮了揮手,九瀾等到六羅的氣息完全消失在門外後,才又把手探進枕頭下,摸出了那支小花髮夾。 真是的,這種東西哪裡適合他了? 他一點都不喜歡,也一定不會用的! 一定! ------------------------------ 在特傳2-7中大出風頭的九瀾,真是讓人想忘也忘不了,尤其是小花髮夾的出場,更使得九瀾的萌度飆升啊XDDD 也所以,托了這集的福,芽才能順利的給啊月這篇生賀(笑) 欸因為是今天才雄雄發現到是啊月(月下羽鷺)的生日,所以份量比較輕薄啊請不要太計較(搔頭)不過寫的不多也跟芽對九瀾不太熟有關啦(乾笑((妳除了漾冰都不熟吧## 這篇的設定是放在九瀾跟六羅都很年少的時候,後來的很多沉重都尚未開始,兩人的相處還是很平和的兄弟這樣XD 至於鳳凰族的治癒能力,弄好自己身上的普通皮外傷應該是沒問題,但若是其他邪氣或是毒氣類的傷害,芽就當作這個沒辦法自己來囉~不然六羅要怎麼出場(欸) 基於這篇是生賀,所以就不想攪進一些太灰暗的東西,就停留在九瀾不太甘願的收下小花髮夾這幕就好了~ 說著自己不會拿來用的九瀾也真是可愛啊~ 是說,雖然讓六羅出場,但這不含有CP意味喔(笑) 真的(?,兄弟愛就只是兄弟愛(眨眼) 那麼,芽家的第一篇九瀾中心,就獻給啊月妳囉~ 祝妳生日快樂,早日康復喔! P.S.把標題看作是「一絲不掛」的人,通通給本老爺躺到床上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